手機版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顏色:

閱讀全文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 作者: 方舟教育 | 時間:2021/1/1 | 瀏覽:304次 ]
[ 關鍵詞: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近期,多所高校發文,不再將論文發表作為博士生培養的硬性指標之一,“苦論文”正在成為過去時。

博士生在學期間是否要發表論文?《國務院學位管理條例》并沒有相關規定,但在各大學卻有不同的要求。許多學校還規定,如果在校期間不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則即使博士學位論文寫得再好,也拿不到學位證書。博士生需要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才能拿到學位,是高校的普遍生態。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截圖自知乎

2020年,從國家到高校,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旨在打破“博士畢業-發表論文”這曾經看似牢不可破的關聯。

終于,畢業與論文,脫鉤

2020年2月18日,教育部、科技部印發《關于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 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提到“不宜以發表SCI論文數量和影響因子等指標作為學生畢業和學位授予的限制性條件”。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對于論文“難產”的人文科學類學科,教育部于12月發布《關于破除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唯論文”不良導向的若干意見》,其中提出“不得將在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作為學位授予的唯一標準”。

學位授予和論文發表“脫鉤”,對此,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副研究員陳波表示,將發表論文作為學位授予的前提,是許多高校博士和碩士畢業的基本要求。實際上,大多數國家并不要求將發表論文作為學位授予的依據,而是更關注學位論文本身的水平和質量。

取消硬性論文發表要求,高校也紛紛“亮劍”。

2019年4月,清華大學發布《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培養工作規定》寫到,“博士生在學期間學術創新成果達到所在學科要求,方可提出學位申請。”不再將博士在學期間發表論文達到基本要求作為學位申請的硬性指標。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有專家表示,清華大學此舉,有助博士生教育重心能夠真正回歸到人才培養上來,對全國高校都有示范意義。

2020年3月,響應教育部、科技部政策,廣西大學修訂完善《2020年博士、碩士學位申請審核工作實施辦法》,不將發表SCI論文作為研究生申請學位的限制性條件。

2020年6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第九屆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召開第十七次會議,研究生院負責人在會上表示,研究生院制定了《研究生申請博士學位創新成果評價規定》,“發表論文數量不再作為申請博士學位的限制性條件”為該評價規定改革的突破之一。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12月,又一所“一流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發文:不對博士生科研發表作統一要求!其“博士學位論文質量提升行動計劃”提出,實施學位論文質量見證“123計劃”;落實“破五唯”精神,合理制定符合本學科專業特點和人才培養目標的多元化創新科研成果要求等。

自20世紀90年代我國引入SCI期刊體系,中國已成為不折不扣的“論文大國”。在“破唯”的大趨勢之下,高校迎來一個“新的時代”,博士研究生的教育改革也在加快推進。

論文,博士生的夢魘之一

把論文當做“指揮棒”,對個人的學術成長和學科領域的發展,影響都太大了。

說起寫論文,那可真是一把辛酸淚。從寫論文開始那一刻,就是“掉發”的時刻。論文開題到發表,每一步都是就是“拆盲盒”的心態——沒人知道下一步會怎么樣。

除去上課、實習,真正能用于研究的時間非常有限。參與項目太多,就沒精力投入論文寫作;與導師交流的時間太少,得不到有效的論文指導;有些學校還規定博士要參與本科生授課工作,導致專注研究……而且,支撐論文的實驗(理工科)或調研(文科)又不能一蹴而就,在階段性的研究過程中,很多學生就把原定的課題做“死”了。論文不符合導師的要求或得到的數據不準確,就需要繼續深入研究甚至變換研究方向。這些都導致一篇論文“難產”。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圖源:知乎

好不容易搞定了寫作,才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接下來的論文發表才是“惶惶不可終日”。

論文能投稿一次通過的都是鳳毛麟角,大部分都是一波三折。從網站上公布的審稿周期來看,北大核心1-3個月,國家級1-3個月,省級1個月。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圖源:知乎

但實際上,論文發表的周期根本查不到,審稿3個月甚至6個月也是常態。只有論文見刊了,心里的石頭才能落地。這還不算在審稿過程中一改二改的流程,就算按照審稿意見仔細修改,也不排除會被拒稿——這才是真的“杯具”。

論文接收了,期刊編輯部就會發來一系列文件,包括版權、校對、提供原始圖片等等。這時候又面臨一個“傷感情”的事情了:論文版面費。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數據來源:各期刊網站

傳統訂閱期刊不收版面費(沒有彩圖的前提下),但是相對較慢;OA期刊快,但是要版面費。為了增加曝光量,提高知名度,作者往往被動地照單全收,除了付錢,別無他法。

從2021年起,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向Nature Genetics、Nature Methods、Nature Physics 這三本期刊投稿時,可選擇guided OA模式,但是每篇論文需要繳納2190歐元的Editorial processing charges(國內通稱“審稿費”)。

而《關于破除科技評價中“唯論文”不良導向的若干措施(試行)》中明確表示,單篇論文發表支出超過2萬元人民幣,需經論文通訊作者或第一作者所在單位學術委員會審核通過后,方可在國家科技計劃項目專項資金中列支。這意味著,在Cell、Nature及其子刊上發表論文,必須要到處“化緣”,否則只能自己消化這筆資金。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截圖自科技部

博士圈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沒有延期畢業的碩士,沒有按期畢業的博士。

近年來,博士畢業成了一個大難題。2019年澎湃新聞報道,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預計畢業博士研究生人數為169022人,實際畢業博士研究生人數為58032人,延畢率為65.67%。而無法如期畢業,在博士生中并非小概率事件。

博士生是否延畢及延期的時間長短,最直接的因素就是論文。一位在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的學生透露:想要按時畢業的話,就必須在《經濟研究》《經濟學季刊》《中國社會科學》等A類核心期刊上發表一篇論文。核心期刊就那么一些,要發論文的博士卻越來越多,難畢業的博士只能越來越難畢業。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想要“連續包年”的博士生,截圖自知乎

當博士們被延畢折磨的同時,他們也在慢慢習慣這種趨勢。“假如沒有人延期,我延期了肯定是100個不愿意的;假如身邊有20個博士,18個延期,我就覺得沒什么了。”上海某985高校的工科博士生如是說。

即使政策已經不強求,但論文是學術成果的主要表現形式,是科學工作者國際影響力的重要依據。既然選擇讀博走學術之路,那終究是要與論文打交道的。

美國科學雜志(Science)前主編D. Kennedy博士指出:“我們所有的思考、分析、實驗和數據收集工作, 在撰寫論文之前,什么也不算。在學術領域, 我們的成果是以寫出的東西來體現的, 出版物就像硬通貨, 是學術成果的基本表現形式”。斯坦福大學化學系教授、美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理查德·杰爾認為:“在學術領域,一個人的聲譽就像硬通貨一樣,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發表的文章記錄”。

所以,即使發論文不再是“硬指標”,但想必沒有哪個有自我追求的博士,能真正松一口氣。

博士生的壓力,何止論文

博士身上的KPI并不比“社畜”背得少。頂級學術期刊Nature就曾開展面向博士生群體的大調查,“勸退”讀博生。

除了論文,博士生的困境還有什么呢?

“讀博窮三代,科研毀一生。”錢,是博士生的首要壓力。

Nature的調查顯示,全球68%的博士生都在擔心經費問題,還有一半的博士生在擔心自己的助學貸款怎么還。而在我國,大學以公立為主,辦學經費長期依賴國家財政投入,經費結構相對單一,直接投入博士生培養的比例相對有限。博士生培養投入結構單一、待遇偏低,經費保障有待進一步加強。

此外,相對于經濟發展速度,我國博士生的津貼增長相對滯后、待遇相對偏低。一定程度上還存在著博士生助研助教經費發放不及時、不足額問題。博士生在超出正常畢業年限后的資助和住宿等資源也缺乏應有保障。

因此,亟須建立一套與博士生彈性學制相適應的財政撥款和經費保障制度,使廣大博士生體面生活、潛心學術。

9月30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印發《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就提出,在科研經費博士專項計劃中探索招收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并逐步擴大規模。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工作形勢嚴峻是博士生面臨的另一個大問題。

“博士就業走出‘象牙塔’是全球趨勢。”美國科學基金會每年針對畢業5至25年的博士的追蹤調查顯示,僅有約一半的博士在大學或四年制學院任教。這一比例在我國更低:據教育部統計,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博士畢業生到高校和科研機構任職的比例僅約38%。

博士生到高校任職,看起來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然而,此前軟科就高校教師的薪資、編制、職稱等問題均做過分析,博士生的“高知”并不能在職場中得到相匹配的待遇體現。

進入高校或研究機構工作是讀博最大的動機之一,然而中國每年新增博士畢業生人數比新增高校教師多2萬人左右,“僧多粥少”,這意味著至少1/3的博士畢業生并不能獲得高校教職。

最不愁工作的當屬醫學博士,只有不到20%的醫學博士留在學校或攻讀博士后,絕大部分人都選擇了“醫療衛生、政府和其他”。一項基于13所高校的博士生調查顯示,醫學博士零待業,可謂最受職場歡迎的群體。

不強制發論文,讀博變容易了嗎?

普遍情況下,我國博士畢業應在27-30歲。然而“三十而已”在博士生身上,大概只是一句口號。

2020級北大博士新生,平均年齡24.5歲,甚至低于該校26.5歲的碩士生平均年齡。一方面是因為在職的非全日制研究生拉高了碩士生的平均年齡,另一方面是今年本科起點的直博生超過半數,直接拉低了博士生的平均年齡。

低齡高學歷的“大神”們,被貼上“年少有為”的標簽,是一般凡人無法企及的高度。學霸,被動地設了一道年齡的門檻。



[上一篇]考后注意!2021管理類聯考7個專業將分開… [下一篇]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4年增長88%,考研熱與…

快速導航

淘寶官方旗艦店 在線報名 學員登錄 在線提問

熱點新聞

·2019年南京大學雙證在職研究生(非全日制…
·MBA學費一年多少錢
·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區別
·2019年全國碩士研究生網上報名信息采集表
·在職研究生報考條件

推薦新聞

相關閱讀

赵风采20选5预测号 nba篮球即时比分 吉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威尼斯人dg视讯 彩经网广西11选5 排列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世界杯彩票比分赔率 北京展恒理财官网 手机长春麻将单机版 老重庆时时彩计划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余7走势 北京pk10牛牛玩法介绍 河南快赢481直播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现场 信阳我爱棋牌下载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时时彩三星组选缩水